星期天下午

2018-04-18 来源:网络

星期天下午,我一个人呆在家,百无聊赖的看周日剧场。突然,门钟响起,对于每天一早出门、深夜才回家,同时和附近邻居相交不深的我来说,照道理应该没有人来拜访才对。莫非又是上门推销?上次被那个死心不息的推销员秏了一个下午,要不是最后狠下心恐吓要报警,可能整个假期就此泡汤。

为了惨剧再次重演,开门前我决定这次一定要速战速决,一见苗头不对便立刻请吃闭门羹。可是,当我摆着臭脸打开门时,却发现门前站着一个妙龄少女。眼前这个少女个子不高,按样子判断大概十七八岁,架著一副黑色粗框眼钟。头发不长不短的盘在头上,还有一个很大的塑胶发夹。身上一件粉蓝色的吊带背心,但底下的黑色内衣却隐约可见。最重要的是,在贴身衣服下,难以掩盖她丰满的胸部。

下身棉质贴身短裤下,有着一定双雪白丰腴的双腿。从这个装扮来看,这女孩应该是住在附近的居民。想不到现在的新一代发育真好……不知道摸起来会是什么感觉,还记得十多岁时,身边的女孩大多是洗衫板,像这个女孩这种身材铁定会成为大伙儿打手抢的对象。“不好意思,我是住在你楼上的住客,我刚刚不小心把衣服掉在你窗外,你可不可以让我进来捡回去吗?”

就在我对她评头品足时,女孩怯生生的说道。“呀….当然可以!你的衣服掉在那一只窗?你在这里等一等,我替你捡回来!”

少女的话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,或许是作“淫贼”

心虚,为了掩饰,所以特别殷勤的回答。“….不不不用!我自己捡便可以,不用劳烦你,你让我进入捡走回去便可!”

少女的回答十分之神秘,好像掉下来的东西不见得光似的。没办法,只好让她自己进来捡好了。我侧身把路让开好让她进入,但我的身子还未完全让开,她便急不及待的挤进门口。

狭窄的门口根本不能让我们两人并排,所以无可避免的两人都必须侧身紧贴著才可以。于是,我们面对面的紧贴著,我的胸口感觉到有两团软肉在压上逼自己,我低一看,不得了,少女本已很大的乳房正被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,配合少女身体上的体香,我的鸡巴不期然的硬了起来。不知道是我的眼光太过露骨,还是她感觉到我胯下的硬物让她感觉到威胁,少女立刻涨红了脸的闪开,跑进了我的厨房内。虽然我也不算是正人君子,但老是摆着一副色狼相也不太好。我深呼吸了两口,好让挺著的子孙根回复正常,才跟着少女走进厨房。

进了厨房,我看见少女已打算伸手去捡那件掉下来的衣物,只见她踭着脚的站在板凳上,大半个身子都伸了出窗外,但好像仍然搆不著。看到她翘著丰臀,绷紧的短裤把她肥嫩阴部的线条显现得清清楚楚,我刚冷静下来的分身,又再次充血硬挺起来。我真的巴不得立即捉住她的屁股,扯下她的短裤,从后突入来个老汉推车,但理智还是制止了我的兽行。加上她半个身子都在半空,很容易发生意外。所以我只是走到她后面,伸手捉着她的腰。“呀!”

这下突如其来的接触把她吓得跳了起来,一个失足,她竟然真的向窗外倾斜!此时我也顾不得什么,立刻从后把她抱着。“小心点!你这样未捡到东西小命便丢了!”

嘴巴虽然如此说得大义澟然,但事实上我是在享受着少女温暖软熟的身躯,我的手还趁乱摸了她的奶子,虽然隔着胸罩,但手感还是一流,果然有肉要趁嫩吃。不知是不是被刚才的失足吓著,少女好像完全察觉到我对她毛手毛脚,反而感激我“仗义”

教了她一命。“你这样到今晚也捡不到呢!让我伸手出去应该捡得到,不过以防万一,你要帮手把我抓住,好吗?”

虽然我的内心里早就被恶魔所控制,但我还是有一丝良心,希望可以帮到她。她听到了我的提议后,倒时犹豫了一下,最后才答应。于是乎,我们便换了位置,刚开始时她好像怕我会传染爱滋病般用两只手指拈着我的上衣,经我喝令下才勉强只手轻轻环抱着我的腰,小命要紧。此时我才看清楚她到底掉了什么东西下来,原来是一件粉红色的胸罩,它勾在我的窗外晾衣架的最外面,别说是她,看来连我要去捡也有一点难度。

哈,少女或许会羞于把内衣展示于人前吧,所以才死命要自己捡回来。为了缓和气氛,我开始和她闲话家常,原来她的名字叫小雯,17岁,上个月才搬来这里,难怪对她好像没有多大印。直觉上,我觉得她平常应该很少接触男性,所以就在我伸手去捡时,我轻描淡写的问她:“你家里没有其他人吗?为什么这些粗活要自己来做?”

“我家里只有妈妈和姐姐,今天她们刚好都外出了,只剩下我一个留家,所以……”

果然,如果她家里有一个哥哥或者弟弟,便不会这么怕男人了。闲话家常几句后,我又再试探“你拍拖了没有?像你这个年纪应该有不少男友吧!”

“没有……我唸的是女校,平常很少和男孩子交往,所以…..不太懂得和男性相处”

看来我这次真的捡到宝了,不过,虽然我心里充满了邪念,但要把这只小绵羊骗到手应该还要花一点功夫。现在最重要的,是把那件内衣捡回来再算。可是,即使我伸直了手,也好像搆不到。妈的,为什么我妈不把我的手生很长一点,我努力的把身子向窗外伸出去。“喂!找紧一点!我可不想做空中飞人!”

看到我尽力为她捡的样子,她也不好意思再抗拒,她开始用力的环抱着我的腰。可是,当我的身体慢慢的向前倾,小雯抱着我的便慢慢的从腰…….变成了我的屁股,突然有一种触电的感觉从裤裆传来,原来她的手,刚好就放在我的鸡巴上面。而全心做好“抓紧一点”

的她,浑不知道她的玉手,正在不停的在我跨下来回摩擦…..这种舒服的感觉令我早已有点失控的兽性一次过爆发出来!我把手从窗外伸回来,把她在我裤裆前的手牢牢控住,此时她才发觉我胯下突然多了一枝庞然大物,正要惊呼之际,我立刻转身把她抱住,然后用手捂住她的嘴巴,然后装出一个痛苦的样子道:“别声张,你知道你碰到了不得了的地方吗?你这样下去我可是会死的!”

从刚才的对话,我大概已猜得出小雯应该是对男女之事几乎没有任何认识,所以便胡扯了一个理由出来唬她。“…真的吗?对……对不起!我不是有心的!你没事吧!”

听到她这样说,便更加证明我的猜想没错,这种自动送上门的肥羊,可不要轻易错过。于是,我继续用痛苦的声音说:“你知道你刚刚碰到的地方有什么用途?”

“……我听妈妈说过,它是用来生宝宝用的…..”

只见小雯涨红了脸,声小如蚊的回答。天呀,现在已是21世纪,家长对子女的性教育竟然还是停留在五六十年代!不过要不是这样,也不会造就我这次机会。“哪你知道它被人碰到变硬了之后,如果不快点让它软下来,那个男的便会因为充血太久而缺氧死吗?”

“呀….对不起对不起..我真的不知道!!!…..哪…..应该怎么办?”

看来我的大话真的吓倒了小雯,完全不知道她正在被一个无耻的男人欺骗着。“现在时间过了不久,我想立刻处理应该不会有太大危险,不过,这一定要你帮忙才行,你会不会见死不救?”

“哪…我该怎样做才可以?”

信以为真的小雯回答道。“很好,一会儿可能会有一点痛,但这是正常的,放心,我不会让你太难受的。我也不想这件事传出起让你给人家说三道四,所以这就当作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吧!”

看来我的奸计得逞了,不过表面上,我还是要装一副在乎她的名声的样子。此时小雯几乎已成为了我的囊中之物,所以我便大胆的把咀唇贴在她的嘴巴上,小雯虽然想抗拒,但还是没有挣扎,乖乖的让我吻下去。“放松一点,一会儿你也会很舒服的哟,就让我做你的男朋友,好吗?”

我也不想霸王硬上弓,于是便说些话让她软松一点。我再次向小雯的嘴吻去,这次她再没反抗,于是乎我便把我的舌头伸进她的嘴内,刚进入时,她还是僵硬的完全不懂得回应,但当我吻多一会,她的舌头也忍不住开始和我交缠,看来,她也有少许动情了。就在我和她舌吻的时候,我的双手也没有闲著,在她的温软的身体来回摸索,当我的手轻轻的抓住她的美乳时,她全身震了一下,但没有反抗,隔着衣服,我把她的乳房像面粉般搓圆按扁。而我的嘴巴也从她的软唇,慢慢的转移到她的耳朵。“呀….”

从未被男人吻过耳朵的小雯相当敏感,轻轻的呻吟著,可是还有一点矜持的她,也不敢呻吟得大太声。本来在衣服外的大手,不知何时已探入了小雯的背心内,继续享受着这个刚发育的嫩奶。小雯虽然年轻,但双乳的发育十分之良好,一手抓下去也只是刚刚完全抓住,而且十分软熟。至于我的另一只手,也开始向她的俏臀进攻,小雯本身不算胖,但丰满的臀部摸起来手感也相当之好。离开耳朵,我的舌头便向下继续吻她的颈,少女的体香令我无法让停下来,而此时的小雯早已被我的吻和手弄得全身酥软,没力反抗,反而因为第一次被男人抚摸而气喘连连,娇嫩的身驱在我的怀抱下像蛇般扭来扭去。我把她的背心掀起,内里可爱的蓝色胸罩立即呈现在我眼前,我轻轻的拉底罩杯,然后用口把她的小小乳头啜出来。还是新大陆的乳头还是可爱的粉红色,在我口舌之功下也渐渐的硬了起来。这时候我觉得时机已到,动了情的她已逃不离我的掌心,所以我我轻轻的把她整个抱起,从狭小的厨房,转移到睡房里。我把她放在我的睡床上,然后爬在她的身上,初经人事的小雯,还未从刚才的爱抚中回复过来,只见她迷惘的喘着气,双目失焦似的看着我。“刚刚舒服吗?”

虽然我的理由有点硬来,但我还是希望她的第一次可以享受一点。“刚刚…的感觉好奇怪….好热…..”

小雯一脸红晕的回答,只见她双目如丝、架在上面的眼镜因为刚才的搬运而移位,样木就像A片里的淫荡学生一样。我轻轻的把她的眼镜除掉,然后把脸凑过去再和她接吻,这次她没有多抗拒,还开始懂得稍为回应了一下。“一会儿便会很舒服的了,放心吧。”

我把她身上的背心及胸罩退去,衣物上充满了少女的体香,让人爱不措手。只见小雯白如羊脂的胸脯暴露在我的眼前,我的双手紧握住她的双峰,嘴巴在次和她峰上的两点进发,充满弹性的雪白少女初乳,被我搓成各种形状,娇嫩粉红的双花,则被我舔得春情勃发,而它的主人,早已被生平以来第一次爱抚而弄得不停挺动身子,整个房间都充满著交欢的气味。接下来,应该是攻占更多领地的时候了,我的舌头沿着双乳,渐渐的往下移,经过小腹,去到她的棉质短裤前面,这里的处女香气更盛,我先不急于解除她最后的武装,而是先从她的大腿开始吻起,受到刺激的小雯心里一急,大腿便不期然的夹紧,更加把的头,引导到她最神秘的三角上面。虽然隔着短裤,但如此贴身的东西根本就和皮肤没分别,我顺着她阴唇的形状,开始亲吻她的私处。

刚才已受不了上身攻击的小雯面对更激烈的攻势,自然无力招驾,只见她像被虫咬般不停扭动身子,咀吧轻轻咬著自己的手背强忍而不叫出声音来。“不要强忍,想叫出来的话便叫吧。”

我用舌头轻轻勾开她的短裤,然后向她的大腿根部的皮肤舔去。“啊……”

面对我的口舌攻势,小雯终于忍受不了而呻吟著,而我此时也把她的短裤脱掉,只剩下一条作为最后防线,她的小内裤早已泛起了水渍。我连忙把她的内裤都扯了下来,少女最神秘的三角地带终于呈现在我的眼前。小雯的阴毛并不多,只是稀疏的在阴户上面,而未经开发的处女阴唇,更把整个私处紧闭只剩下一条细线。不过在我的连番攻击之下,她的下身,早已泛滥成灾。从未把自己的最私密地方展露于人前的小雯,早已脸红耳赤的把脸别向别处,双手作势想把阴部遮掩,可是被我的大手制止了。我把她的手拿开了以后,继续欣赏著这个上帝的杰作。“小雯,不用害羞,这样的你真的很美哩。”

我一面说著,一面把手伸进她的小阴户里。我这个动作,更加令小雯娇叫连连,随我的手前后抽送,她私处的爱液更如山洪暴发,我把她的双手环抱在我的颈后,好让被我弄得手足发软的她可以俟在我胸前。来回抽送了几十次以后,只见小雯全身抽搐,大量的爱液从小穴里分泌出来,我来她刚刚体验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,只见她在娇喘不已,把我的身体变成了支撑点,全身软掉的倒在我的怀里了。我轻轻的把她躺平在床上,然后把自己的裤子脱掉,早已盛怒不已的肉棒应声弹出,昂然的挺立著。看到我腿间子孙根,小雯惊呼著“怎么会这么大,之前摸都没有这么……”

“因为你的原故,所以它现在更大了,所以你接下来便要好好让她安静下来,好吗?”

还未等她回答,我便把我的鸡巴带到她的小穴前面,上下犘擦了几下之后,便开始向她的蜜穴插入。处女紧窄的阴户,令我的进军吋步难移,而第一次被插的小雯,虽然有大量爱液润滑,但仍然吃痛得眉头紧皱。当我进入到一半,便感觉到内里有一重障碍,应该是我已顶到了她的处女膜了。“忍耐一下,很快便不痛了。”

在这个神圣的一刻,我吸了一口气,然后全力的向她体内刺去。“啊~~~~”

小雯痛得大叫,夺走了她的处子之身后,我也不敢继续弄痛她,而是温柔的轻抚她额头,轻吻她的嘴唇作为安慰。我维持着这个插入的姿势,直至她稍稍平伏下来,才轻轻的抽动身子。果然是未经开发的处女地,小雯紧窄的小穴,令我已有射精的冲动,我一面抽插,双手一面玩弄着她白嫩双乳。经历了破身之痛后,小雯开始从我的抽送中,获得了快感,声音也由刚才痛苦的嚎叫,变成了复杂的呻吟。我把她的双腿稍稍张开,令我的阳具能插得更加深入,每一次突刺,小雯都会配合的娇叫一声。我开始加快节奏和力度,令到她的双乳也跟着摇晃,被我抽插得意乱情迷的小雯,不知不觉间把我抱得紧紧的,随着她一声特别大的呻吟,我突然感到我的鸡巴在她体内被吸住,她的第二次高潮来了。

此时的我要不是强忍着的话,早已精关大开一泄如注,但为怕搞出人命,我还是恋恋不舍的把肉棒从小穴中抽出,抽出后我再也忍不住,滚热的白浊便爆发出来,由于实在太爽,我的精液竟然可以射到她的脸,其他地方如胸口、小腹也不能避免的受到我的精液所波及,雪白的身躯上因此多了一道白色的细流。还在高潮余韵的小雯脱力的躺在床上喘气,而我也满足的压在她上面稍息。“你知道我们之前见过面了吗?”

经过了良久,小雯终于开口了。“是吗?怎么我都没有印象?”

双手还在她身上游走的我被她这样一说,立即从脑海中寻找记忆,但真的没什么印象。“你记不记得大概三个星期以前有一天早上,你乘巴士时曾让坐给一个女孩子?那个便是我。”

此时我才恍然大悟记起了一切。那天早上我正坐在巴士的下层准备上班,繁忙时间的巴士逼得像沙甸鱼罐头一样,可幸的是我因为早上车,所以找到了一个位子坐,不用和大伙儿挤在一块。突然,我发觉站在我的位子前两排的女生好像有点不对劲,只见她有气无力的扶着我的椅背,一脸痛苦的俟著,但车上所有坐着的人,都好像对她视而不见的,丝亳没有让坐的意欲。这也难怪,谁不想舒舒服服的坐着,但当我看到那个女生辛苦得连脸都青掉的时候,我还是站了起来,把位子让给了她。原来,那个就是小雯。“你知道你刚才的借口有多烂吗?现在怎会还有人相信男生勃起了不泄掉便会死,这种大话小学生也不会相信哩!”

小雯故作愤怒的说道。“那……为什么你还和我…….”

听到这我大惊,心里想着这下应该要吃牢饭了。“虽然你这么好色…….但上次整架巴士上,只有你肯让坐给当时的我,心肠应该不会太坏吧,所以……”

接下来,她把脸埋在我的胸口,只见她声小如蚊的说道:“我应该没有看错人吧……”

自此之后,她便变成了我的女友,每当空闲时,她便会上演一次“不慎掉衣”,然后下来要我捡,好让我可以再次要她肉偿。

星期天下午,我一个人呆在家,百无聊赖的看周日剧场。突然,门钟响起,对于每天一早出门、深夜才回家,同时和附近邻居相交不深的我来说,照道理应该没有人来拜访才对。莫非又是上门推销?上次被那个死心不息的推销员秏了一个下午,要不是最后狠下心恐吓要报警,可能整个假期就此泡汤。

为了惨剧再次重演,开门前我决定这次一定要速战速决,一见苗头不对便立刻请吃闭门羹。可是,当我摆着臭脸打开门时,却发现门前站着一个妙龄少女。眼前这个少女个子不高,按样子判断大概十七八岁,架著一副黑色粗框眼钟。头发不长不短的盘在头上,还有一个很大的塑胶发夹。身上一件粉蓝色的吊带背心,但底下的黑色内衣却隐约可见。最重要的是,在贴身衣服下,难以掩盖她丰满的胸部。

下身棉质贴身短裤下,有着一定双雪白丰腴的双腿。从这个装扮来看,这女孩应该是住在附近的居民。想不到现在的新一代发育真好……不知道摸起来会是什么感觉,还记得十多岁时,身边的女孩大多是洗衫板,像这个女孩这种身材铁定会成为大伙儿打手抢的对象。“不好意思,我是住在你楼上的住客,我刚刚不小心把衣服掉在你窗外,你可不可以让我进来捡回去吗?”

就在我对她评头品足时,女孩怯生生的说道。“呀….当然可以!你的衣服掉在那一只窗?你在这里等一等,我替你捡回来!”

少女的话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,或许是作“淫贼”

心虚,为了掩饰,所以特别殷勤的回答。“….不不不用!我自己捡便可以,不用劳烦你,你让我进入捡走回去便可!”

少女的回答十分之神秘,好像掉下来的东西不见得光似的。没办法,只好让她自己进来捡好了。我侧身把路让开好让她进入,但我的身子还未完全让开,她便急不及待的挤进门口。

狭窄的门口根本不能让我们两人并排,所以无可避免的两人都必须侧身紧贴著才可以。于是,我们面对面的紧贴著,我的胸口感觉到有两团软肉在压上逼自己,我低一看,不得了,少女本已很大的乳房正被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,配合少女身体上的体香,我的鸡巴不期然的硬了起来。不知道是我的眼光太过露骨,还是她感觉到我胯下的硬物让她感觉到威胁,少女立刻涨红了脸的闪开,跑进了我的厨房内。虽然我也不算是正人君子,但老是摆着一副色狼相也不太好。我深呼吸了两口,好让挺著的子孙根回复正常,才跟着少女走进厨房。

进了厨房,我看见少女已打算伸手去捡那件掉下来的衣物,只见她踭着脚的站在板凳上,大半个身子都伸了出窗外,但好像仍然搆不著。看到她翘著丰臀,绷紧的短裤把她肥嫩阴部的线条显现得清清楚楚,我刚冷静下来的分身,又再次充血硬挺起来。我真的巴不得立即捉住她的屁股,扯下她的短裤,从后突入来个老汉推车,但理智还是制止了我的兽行。加上她半个身子都在半空,很容易发生意外。所以我只是走到她后面,伸手捉着她的腰。“呀!”

这下突如其来的接触把她吓得跳了起来,一个失足,她竟然真的向窗外倾斜!此时我也顾不得什么,立刻从后把她抱着。“小心点!你这样未捡到东西小命便丢了!”

嘴巴虽然如此说得大义澟然,但事实上我是在享受着少女温暖软熟的身躯,我的手还趁乱摸了她的奶子,虽然隔着胸罩,但手感还是一流,果然有肉要趁嫩吃。不知是不是被刚才的失足吓著,少女好像完全察觉到我对她毛手毛脚,反而感激我“仗义”

教了她一命。“你这样到今晚也捡不到呢!让我伸手出去应该捡得到,不过以防万一,你要帮手把我抓住,好吗?”

虽然我的内心里早就被恶魔所控制,但我还是有一丝良心,希望可以帮到她。她听到了我的提议后,倒时犹豫了一下,最后才答应。于是乎,我们便换了位置,刚开始时她好像怕我会传染爱滋病般用两只手指拈着我的上衣,经我喝令下才勉强只手轻轻环抱着我的腰,小命要紧。此时我才看清楚她到底掉了什么东西下来,原来是一件粉红色的胸罩,它勾在我的窗外晾衣架的最外面,别说是她,看来连我要去捡也有一点难度。

哈,少女或许会羞于把内衣展示于人前吧,所以才死命要自己捡回来。为了缓和气氛,我开始和她闲话家常,原来她的名字叫小雯,17岁,上个月才搬来这里,难怪对她好像没有多大印。直觉上,我觉得她平常应该很少接触男性,所以就在我伸手去捡时,我轻描淡写的问她:“你家里没有其他人吗?为什么这些粗活要自己来做?”

“我家里只有妈妈和姐姐,今天她们刚好都外出了,只剩下我一个留家,所以……”

果然,如果她家里有一个哥哥或者弟弟,便不会这么怕男人了。闲话家常几句后,我又再试探“你拍拖了没有?像你这个年纪应该有不少男友吧!”

“没有……我唸的是女校,平常很少和男孩子交往,所以…..不太懂得和男性相处”

看来我这次真的捡到宝了,不过,虽然我心里充满了邪念,但要把这只小绵羊骗到手应该还要花一点功夫。现在最重要的,是把那件内衣捡回来再算。可是,即使我伸直了手,也好像搆不到。妈的,为什么我妈不把我的手生很长一点,我努力的把身子向窗外伸出去。“喂!找紧一点!我可不想做空中飞人!”

看到我尽力为她捡的样子,她也不好意思再抗拒,她开始用力的环抱着我的腰。可是,当我的身体慢慢的向前倾,小雯抱着我的便慢慢的从腰…….变成了我的屁股,突然有一种触电的感觉从裤裆传来,原来她的手,刚好就放在我的鸡巴上面。而全心做好“抓紧一点”

的她,浑不知道她的玉手,正在不停的在我跨下来回摩擦…..这种舒服的感觉令我早已有点失控的兽性一次过爆发出来!我把手从窗外伸回来,把她在我裤裆前的手牢牢控住,此时她才发觉我胯下突然多了一枝庞然大物,正要惊呼之际,我立刻转身把她抱住,然后用手捂住她的嘴巴,然后装出一个痛苦的样子道:“别声张,你知道你碰到了不得了的地方吗?你这样下去我可是会死的!”

从刚才的对话,我大概已猜得出小雯应该是对男女之事几乎没有任何认识,所以便胡扯了一个理由出来唬她。“…真的吗?对……对不起!我不是有心的!你没事吧!”

听到她这样说,便更加证明我的猜想没错,这种自动送上门的肥羊,可不要轻易错过。于是,我继续用痛苦的声音说:“你知道你刚刚碰到的地方有什么用途?”

“……我听妈妈说过,它是用来生宝宝用的…..”

只见小雯涨红了脸,声小如蚊的回答。天呀,现在已是21世纪,家长对子女的性教育竟然还是停留在五六十年代!不过要不是这样,也不会造就我这次机会。“哪你知道它被人碰到变硬了之后,如果不快点让它软下来,那个男的便会因为充血太久而缺氧死吗?”

“呀….对不起对不起..我真的不知道!!!…..哪…..应该怎么办?”

看来我的大话真的吓倒了小雯,完全不知道她正在被一个无耻的男人欺骗着。“现在时间过了不久,我想立刻处理应该不会有太大危险,不过,这一定要你帮忙才行,你会不会见死不救?”

“哪…我该怎样做才可以?”

信以为真的小雯回答道。“很好,一会儿可能会有一点痛,但这是正常的,放心,我不会让你太难受的。我也不想这件事传出起让你给人家说三道四,所以这就当作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吧!”

看来我的奸计得逞了,不过表面上,我还是要装一副在乎她的名声的样子。此时小雯几乎已成为了我的囊中之物,所以我便大胆的把咀唇贴在她的嘴巴上,小雯虽然想抗拒,但还是没有挣扎,乖乖的让我吻下去。“放松一点,一会儿你也会很舒服的哟,就让我做你的男朋友,好吗?”

我也不想霸王硬上弓,于是便说些话让她软松一点。我再次向小雯的嘴吻去,这次她再没反抗,于是乎我便把我的舌头伸进她的嘴内,刚进入时,她还是僵硬的完全不懂得回应,但当我吻多一会,她的舌头也忍不住开始和我交缠,看来,她也有少许动情了。就在我和她舌吻的时候,我的双手也没有闲著,在她的温软的身体来回摸索,当我的手轻轻的抓住她的美乳时,她全身震了一下,但没有反抗,隔着衣服,我把她的乳房像面粉般搓圆按扁。而我的嘴巴也从她的软唇,慢慢的转移到她的耳朵。“呀….”

从未被男人吻过耳朵的小雯相当敏感,轻轻的呻吟著,可是还有一点矜持的她,也不敢呻吟得大太声。本来在衣服外的大手,不知何时已探入了小雯的背心内,继续享受着这个刚发育的嫩奶。小雯虽然年轻,但双乳的发育十分之良好,一手抓下去也只是刚刚完全抓住,而且十分软熟。至于我的另一只手,也开始向她的俏臀进攻,小雯本身不算胖,但丰满的臀部摸起来手感也相当之好。离开耳朵,我的舌头便向下继续吻她的颈,少女的体香令我无法让停下来,而此时的小雯早已被我的吻和手弄得全身酥软,没力反抗,反而因为第一次被男人抚摸而气喘连连,娇嫩的身驱在我的怀抱下像蛇般扭来扭去。我把她的背心掀起,内里可爱的蓝色胸罩立即呈现在我眼前,我轻轻的拉底罩杯,然后用口把她的小小乳头啜出来。还是新大陆的乳头还是可爱的粉红色,在我口舌之功下也渐渐的硬了起来。这时候我觉得时机已到,动了情的她已逃不离我的掌心,所以我我轻轻的把她整个抱起,从狭小的厨房,转移到睡房里。我把她放在我的睡床上,然后爬在她的身上,初经人事的小雯,还未从刚才的爱抚中回复过来,只见她迷惘的喘着气,双目失焦似的看着我。“刚刚舒服吗?”

虽然我的理由有点硬来,但我还是希望她的第一次可以享受一点。“刚刚…的感觉好奇怪….好热…..”

小雯一脸红晕的回答,只见她双目如丝、架在上面的眼镜因为刚才的搬运而移位,样木就像A片里的淫荡学生一样。我轻轻的把她的眼镜除掉,然后把脸凑过去再和她接吻,这次她没有多抗拒,还开始懂得稍为回应了一下。“一会儿便会很舒服的了,放心吧。”

我把她身上的背心及胸罩退去,衣物上充满了少女的体香,让人爱不措手。只见小雯白如羊脂的胸脯暴露在我的眼前,我的双手紧握住她的双峰,嘴巴在次和她峰上的两点进发,充满弹性的雪白少女初乳,被我搓成各种形状,娇嫩粉红的双花,则被我舔得春情勃发,而它的主人,早已被生平以来第一次爱抚而弄得不停挺动身子,整个房间都充满著交欢的气味。接下来,应该是攻占更多领地的时候了,我的舌头沿着双乳,渐渐的往下移,经过小腹,去到她的棉质短裤前面,这里的处女香气更盛,我先不急于解除她最后的武装,而是先从她的大腿开始吻起,受到刺激的小雯心里一急,大腿便不期然的夹紧,更加把的头,引导到她最神秘的三角上面。虽然隔着短裤,但如此贴身的东西根本就和皮肤没分别,我顺着她阴唇的形状,开始亲吻她的私处。

刚才已受不了上身攻击的小雯面对更激烈的攻势,自然无力招驾,只见她像被虫咬般不停扭动身子,咀吧轻轻咬著自己的手背强忍而不叫出声音来。“不要强忍,想叫出来的话便叫吧。”

我用舌头轻轻勾开她的短裤,然后向她的大腿根部的皮肤舔去。“啊……”

面对我的口舌攻势,小雯终于忍受不了而呻吟著,而我此时也把她的短裤脱掉,只剩下一条作为最后防线,她的小内裤早已泛起了水渍。我连忙把她的内裤都扯了下来,少女最神秘的三角地带终于呈现在我的眼前。小雯的阴毛并不多,只是稀疏的在阴户上面,而未经开发的处女阴唇,更把整个私处紧闭只剩下一条细线。不过在我的连番攻击之下,她的下身,早已泛滥成灾。从未把自己的最私密地方展露于人前的小雯,早已脸红耳赤的把脸别向别处,双手作势想把阴部遮掩,可是被我的大手制止了。我把她的手拿开了以后,继续欣赏著这个上帝的杰作。“小雯,不用害羞,这样的你真的很美哩。”

我一面说著,一面把手伸进她的小阴户里。我这个动作,更加令小雯娇叫连连,随我的手前后抽送,她私处的爱液更如山洪暴发,我把她的双手环抱在我的颈后,好让被我弄得手足发软的她可以俟在我胸前。来回抽送了几十次以后,只见小雯全身抽搐,大量的爱液从小穴里分泌出来,我来她刚刚体验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,只见她在娇喘不已,把我的身体变成了支撑点,全身软掉的倒在我的怀里了。我轻轻的把她躺平在床上,然后把自己的裤子脱掉,早已盛怒不已的肉棒应声弹出,昂然的挺立著。看到我腿间子孙根,小雯惊呼著“怎么会这么大,之前摸都没有这么……”

“因为你的原故,所以它现在更大了,所以你接下来便要好好让她安静下来,好吗?”

还未等她回答,我便把我的鸡巴带到她的小穴前面,上下犘擦了几下之后,便开始向她的蜜穴插入。处女紧窄的阴户,令我的进军吋步难移,而第一次被插的小雯,虽然有大量爱液润滑,但仍然吃痛得眉头紧皱。当我进入到一半,便感觉到内里有一重障碍,应该是我已顶到了她的处女膜了。“忍耐一下,很快便不痛了。”

在这个神圣的一刻,我吸了一口气,然后全力的向她体内刺去。“啊~~~~”

小雯痛得大叫,夺走了她的处子之身后,我也不敢继续弄痛她,而是温柔的轻抚她额头,轻吻她的嘴唇作为安慰。我维持着这个插入的姿势,直至她稍稍平伏下来,才轻轻的抽动身子。果然是未经开发的处女地,小雯紧窄的小穴,令我已有射精的冲动,我一面抽插,双手一面玩弄着她白嫩双乳。经历了破身之痛后,小雯开始从我的抽送中,获得了快感,声音也由刚才痛苦的嚎叫,变成了复杂的呻吟。我把她的双腿稍稍张开,令我的阳具能插得更加深入,每一次突刺,小雯都会配合的娇叫一声。我开始加快节奏和力度,令到她的双乳也跟着摇晃,被我抽插得意乱情迷的小雯,不知不觉间把我抱得紧紧的,随着她一声特别大的呻吟,我突然感到我的鸡巴在她体内被吸住,她的第二次高潮来了。

此时的我要不是强忍着的话,早已精关大开一泄如注,但为怕搞出人命,我还是恋恋不舍的把肉棒从小穴中抽出,抽出后我再也忍不住,滚热的白浊便爆发出来,由于实在太爽,我的精液竟然可以射到她的脸,其他地方如胸口、小腹也不能避免的受到我的精液所波及,雪白的身躯上因此多了一道白色的细流。还在高潮余韵的小雯脱力的躺在床上喘气,而我也满足的压在她上面稍息。“你知道我们之前见过面了吗?”

经过了良久,小雯终于开口了。“是吗?怎么我都没有印象?”

双手还在她身上游走的我被她这样一说,立即从脑海中寻找记忆,但真的没什么印象。“你记不记得大概三个星期以前有一天早上,你乘巴士时曾让坐给一个女孩子?那个便是我。”

此时我才恍然大悟记起了一切。那天早上我正坐在巴士的下层准备上班,繁忙时间的巴士逼得像沙甸鱼罐头一样,可幸的是我因为早上车,所以找到了一个位子坐,不用和大伙儿挤在一块。突然,我发觉站在我的位子前两排的女生好像有点不对劲,只见她有气无力的扶着我的椅背,一脸痛苦的俟著,但车上所有坐着的人,都好像对她视而不见的,丝亳没有让坐的意欲。这也难怪,谁不想舒舒服服的坐着,但当我看到那个女生辛苦得连脸都青掉的时候,我还是站了起来,把位子让给了她。原来,那个就是小雯。“你知道你刚才的借口有多烂吗?现在怎会还有人相信男生勃起了不泄掉便会死,这种大话小学生也不会相信哩!”

小雯故作愤怒的说道。“那……为什么你还和我…….”

听到这我大惊,心里想着这下应该要吃牢饭了。“虽然你这么好色…….但上次整架巴士上,只有你肯让坐给当时的我,心肠应该不会太坏吧,所以……”

接下来,她把脸埋在我的胸口,只见她声小如蚊的说道:“我应该没有看错人吧……”

自此之后,她便变成了我的女友,每当空闲时,她便会上演一次“不慎掉衣”,然后下来要我捡,好让我可以再次要她肉偿。

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
大香蕉网-伊人在线大香蕉-大香蕉-大香蕉网站-在线视频

www.yy1358.com